頭號玩者泰爾謝里丹續集震懾那不勒斯

 

整部影片中有很多讓人難以忘懷的惱怒場面,並提出了許多關於思想化療的關鍵問題。同時,該片揭發了一個表面和藹可親的江湖郎中,他欺騙傳統療養院,讓患者——大多數是男性——做與自己的自身利益違反的外科手術。

問:在整部影片裡,你能從你的配角——一位腦葉切除術專家頭上學到什么?

問:《群山》是部黑暗的影片。你演了一個做腦葉切除術的外科醫生,但這些患者或許都不須要做此種外科手術。你在接受那個配角之後有反覆考慮嗎?

問:你現在肯定收到了很多戲約,即使你很成功。但演出這行總是不確認的,有時候會發生非常大的空白期。你現在還會想那些問題嗎?

傑夫高布倫應邀出席《群山》那不勒斯首映式問:你覺不覺得你飾演過的相同類別的配角幫助你找出了他們的身分?

問:為什么說整部影片很大膽呢?

該片由裡克·阿爾弗森主演,大背景設置於上世紀七十年代的英國,謝里丹出演一個無能且極其自閉的青年人。他被一位頗具天分的腦葉切除術(《飞越疯人院》中最後邁克被強制進行的外科手術)專家WallaceFiennes醫師(傑夫·高布倫飾)所負面影響,前者為的是掙錢遊走於各家精神病院。

問:你與傑夫·高布倫在劇組的關係怎樣?

答:只不過並沒有。我看完裡克·阿爾弗森的其它片子,並且很討厭,很對我的路子。我覺得他很棒,很原始,又能給人驚喜。我個人討厭驚喜——我不太討厭看上去跟其它差不多的東西。他對想要在影片中順利完成的東西有著強烈的體會,但是他總是要打破這些他覺得之後影片中這些套路。他指出這些東西太沒新意,猜都猜出了,而且這就像做腦葉切除術一樣,很多麻木。他想喚起我們,讓我們深感許多恐懼,使我們全身心投入到影片中,開始思索。

問:像你說過的,觀看整部影片對觀眾們而言是一種挑戰。那么你覺得那個配角難演嗎?

答:我覺得這使這部影片在許多方面都變得震撼,會讓人很恐懼。整部影片都似的只有一種節拍,但忽然一下,這些瘋狂的獨白就發生了,還有我配角忽然的發瘋。這部影片就是想讓觀眾們深感恐懼。

答:我經常會懼怕(笑)。整部影片挑戰了許多想法,和我們現在的生活原則。我想很多影片都講過小型貪汙腐敗的事情——高布倫出演一名腦葉切除術專家,做著充滿著爭論的外科手術。他遊走於這些診所,從這些患者頭上謀取自身利益,這些患者中的許多甚至並非瘋子。這些療養院迅速治好著一個又一個患者,但外科手術都無法算是成功的——很多人死在了外科手術臺上,只不過還有很多別的更人道的化療形式。

時光網在那不勒斯影展上,與謝里丹和高布倫進行了專訪,談了談整部電影,以及自己各自的職業生涯。

問:你沒上過演出幼兒園,而且在那個瘋狂的影片行業裡,是什么在給你引路?

答:是的。當我還小的這時候,醫師很受認同。但我不曉得像理查德·弗里曼這樣的人能作出那般的事,能被人那般堅信嗎即使這一點——此種新型的流水線迅速復原,腦葉切除術,他一直在推銷的此種治療法開始不受控制了。

問:你的母親是個醫師……是不是給你許多藥理學職業的深入觀點?這與否也給了你許多參照呢?

演出還須要你放開自我,對自己感興趣,有表現欲,並充滿著想像地、從精神上和情緒上運用你皮膚的每一部分。假如你能堅持這種做數十年,你就會發現它的效果。我想假如我做了別的行業,我不能成為今天的我。尤其是當我飾演了這些醫師教授之後,我對科學顯得更有興趣了。我有三個女兒,一個三歲一個一歲。我現在清楚地曉得該怎樣負面影響他們了。

答:首先形式就很大膽,內容也是。它無偏見的本性、表達想法的方式,都很大膽。

答:我不指出有什么相同。無論大製作還是小製作,你都是在拍戲,在用你最好的形式講一個故事情節。而且整體而言,每次都是新的挑戰,只是規模相同而已。

時光網那不勒斯訊《头号玩家》執導泰爾·謝里丹則表示,觀眾們將被他的新劇《群山》所“震懾”,整部影片近日在第75屆那不勒斯影片節上的主競賽單元首映禮。

泰爾·謝里丹應邀出席《群山》那不勒斯首映禮問:那個故事情節裡你最感興趣的是什么?

泰爾·謝里丹:影片是對英國和女性強權的批評

《头号玩家》中的泰爾謝里丹答:非常多。但我從《群山》中也學到了許多。總有新的經歷,假如你雙眼睜得足夠多大,你會學到許多的。

托馬斯·甘迺迪讓理查德·弗里曼給詹姆斯·甘迺迪的姐姐蘿絲瑪格麗特·甘迺迪做此種外科手術,這啊個可悲的決定,也造成了嚴重的後果,她的後半輩子都難以自理了。但這就是人文——在此種人文中,醫師從不能被批評,會自動被人認同。

問:當高布倫醫師的女兒傑夫選擇演出而並非行醫時,他怎么想?

答:是的,絕對的。我一直試著接許多某一時期內我較為感興趣的影片,還有這些對我形成許多未曾碰到過的挑戰的配角。我希望能挑戰自己,並對自己發問。在製作整部影片的過程中,我想將問題帶給觀眾們,看一看他們是怎么想的。

問:你覺不覺得你飾演的配角對於你他們的身分尊重也有一定幫助?

答:他瘋了,還想接受外科手術,即使他沒有力量逃走。

但我選擇了演出,或許我在順利完成他未順利完成的夢想吧。當我告訴他我想去上演出自學時,他可能將情感複雜,但我想他是很支持我的。我雙親在我將滿18歲的這時候,就給我錢去芝加哥桑福德幼兒園自學了。

問:這些被迫接受腦葉切除術外科手術的患者的遭受極為可悲,這讓整部影片看上去有點像恐怖電影。你覺得什么最可悲?

問:你的配角在故事情節最後接受了腦葉切除術。在他他們親眼目睹了那個外科手術導致的眾多經濟損失後,仍願意接受,這是為什么?

謝里丹出演Andy,他一邊哀悼他們才剛逝世的父親,一邊漫無目的地耗用著他們的人生。一次偶然的機會,他碰到了那個曾為母親做腦葉切除術外科手術的醫師。Fiennes勸服Andy重新加入他們,為他們即將做的外科手術拍照。

答:許多我都很感興趣。我愛整部影片的大膽與堅強。我覺得我們會去看整部影片,接著被其非常規性所震懾。

問:當他忽然發瘋時,這也是對配角的創建……

《生命之书》中泰爾謝里丹還是個小寶寶答:我不記得具體數字了,但那會兒自己在得克薩斯辦了個開放選角公益活動。自己去了兩所幼兒園,邀請孩子們去試鏡。接著我就去了,並最終被選中了。

傑夫·高布倫:我順利完成了母親未實現的女演員夢想

問:但《头号玩家》是部大片,那種工作經歷有什么相同嗎?

我的母親,高布倫醫師,是為非常棒的母親,非常好的人,也是名良醫。我記得他很滿意自己在街道社區裡“醫師”的身分,有時候別人見了他會一眼看見他,並叫他:“噢是高布倫先生!”假如他們在說許多傷人的壞話時,他會馬上說:“並非高布倫先生,是高布倫醫師。”但那是個很不一樣的時代了。

問:你從一萬個女孩中脫穎而出,出演《生命之树》中萊恩·庫珀的女兒。這是什么感覺?

答:他將他們奉獻給了學術研究和學院。但你曉得,他年長的這時候就曾經在醫師和女演員中間抉擇。我不記得是從哪聽來的了,也沒問過他這事。他逝世很久了——他在1983年63六歲時逝世。他的家鄉是芝加哥,也是我成長的地方。他在那兒上學院,並出席了演出課。過了一陣兒,他看見了許多東西,接著他說:“這並非我該乾的。”演出看上去能很血腥——至少我剛接觸演出的這時候是這么想的,現在好多了。而且他最終選擇了學醫。

發展史相片。理查德弗里曼(右)在進行前額葉阻斷外科手術答:我從科學研究理查德·弗里曼(一位英國神經學家,尊崇腦葉切除術)開始。我是上世紀五十年代生人,還能記得許多那會兒的事,而且我對整部影片很感興趣。當我開始整部片的工作後,我又開始對抨擊英國的主題很有興趣。我一直很討厭(查爾斯·瓊斯創作的)《推销员之死》,還有別的這些毫不避諱抨擊英國的——我討厭大衛·托馬斯·安德森的《血色将至》和《大师》。我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拍過一部片叫《纳什维尔》,那就是部抨擊英國噩夢的抽象化暗喻詩。而且我對此次的題材也很感興趣,也學到了很多,尤其是那個配角的原型理查德·弗里曼。

但整部影片真的糾結於延續節拍,尤其是最後一幕,甚至說了很多離題的東西。這回讓絕大多數人覺得過分隨意且困惑疑惑。

這必須讓我們想到現在的公立醫院,那些大的製藥子公司。我想整部影片企圖讓觀眾們思索我們現在在社會中的消費模式。那些我們不去挑戰或批評的東西,都有可能造成負面促進作用。我覺得我們必須思索下這些事。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頭號玩家 生命之書 大師 血色將至 群山 納什維爾 生命之樹 推銷員之死 飛越瘋人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