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歌一番話讓舒淇等人熱淚盈眶,但這,真的“救”得了郝傑嗎?

 

陳凱歌的比喻很形像,但這也只是客氣話,接下去就不客氣了。

問題在於,假如編劇完全不考慮觀眾們,只考慮他們的表達,那就也要做到真正不在意電影票房的、不在意投資的同時,他有辦法讓他們有資本繼續拍戲。

後來,他索性趴在放映廳裡看劉震雲的書,也不去招呼觀眾們了。結果,惟一一個有點兒興趣的觀眾們,卻即使找不到放映廳,最終還是走了。

陳凱歌對彭宥綸說,做編劇,有時候還是要臉皮厚一點。

經過後面的三輪賽事,郝傑的電影票房都是墊底,特別是在首輪,居然只有6個人觀影。

——END——

對於郝傑的那個決定,陳思誠則表示支持。即使他指出做表演藝術就是這種,是發自內心最原始的衝動,但假如現在的命題讓他不舒服,也理解他的決定。

結果,一聽見是“命題作文”,郝傑編劇就很抗拒了。接下來,在爭取女演員的這時候,也是很消極的狀態,連去見女演員都婉拒。

但,以下三點,對於編劇而言倒並非最重要的。即使,選女演員有選角編劇、製片人替他去做;宣發,也有專業的人去代勞。

其二,在線下觀影的這時候,完全消極應對。

既然這種,電影票房失利也是在意料之中。

也即便6位編劇選出了3個電影劇本,接著兩兩PK。

陳凱歌的這一番話,讓現場的許多人熱淚盈眶,但不曉得能無法讓郝傑發生改變原來的想法。

個人還是很希望他能繼續賽事,也能突破他們給他們劃設的圈。

但是,另一方面在陳凱歌認為,郝傑一直在找藉口掩蓋他們的軟弱和脆弱,他必須更放開他們,更清醒許多,踏進他們的寬敞區。

特別是在第二次影片籌備前,他幾乎完全不去和女演員聊,反倒是彭宥綸一直在幫他爭取。而前三輪,又是王珞丹幫他跟女演員介紹、拉票。

他做為編劇,最大的問題,還是在影片本身。

首先,在選女演員時和女演員的溝通交流上,對他而言,或許是一個非常大的障礙。

陳凱歌窺見了問題所在,也說他們能幫他,就是不曉得郝傑與否會繼續賽事下去?

那些都是很現實生活的問題。

其它編劇使盡渾身解數地大喊,如果能把觀眾們吸引進電影院。正如易小星所言:宣傳不分高級還是低級,如果有效。

郝傑抗拒的情緒,恰恰說明,他也是在意市場的,他也希望他的影片能被更多的觀眾們討厭。

誠如陳凱歌這種咖位的編劇,他都說他們不肯去做個“不聽話的孩子”,但是,郝傑卻堅持做一個“不聽話的孩子”。

這一點,對郝傑同樣有效。但似乎,他拉不下這張臉。

一個編劇拍一部影片出來,觀眾們喜不喜歡,關係著最終的電影票房;而電影票房好不好,也關係著投資者之後願不願意投、會投多少。

陳凱歌說,郝傑就像一個“不聽話的小孩”,但是不聽話的小孩,絕對不能即使被罵、捱打而顯得聽話。他說他們認同不聽話的小孩,也想做個不聽話的小孩,但是不肯。

《开拍吧》第7期進行第四輪的影片籌備,這一輪,使用的是命題的形式。

在陳凱歌認為,郝傑的影片是和時代、和觀眾們趣味性完全背道而馳的,這樣的話,就更難讓觀眾們懂得他的審美觀、懂得他影片裡的深層次思索。

最後,儘管是女演員主動選擇了郝傑,但終於定下來了。

郝傑覺得這種的形式,他不了繼續出席下去,他覺得他們不可能將做到。

從這幾期電視節目所呈現出來的上看,郝傑作為一個編劇,的確有許多和影片市場格格不入的地方。

一方面他願意投他的影片,是因為覺得在那個時代還有他這種的編劇去拍那般的影片,很難得。

但另一方面,編劇做為一個製作者,他們想堅持自己的想法和創作也是能理解的。

不止是郝傑編劇。對許多人而言,打破他們固有的習慣和思維,很難,但假如有更多人能做到,對這些總以為他們做不到的人而言,是一種莫大的引導!

郝傑究竟是軟弱還是不清醒?都有!

但現實生活中,常常很難做到。而且,在堅持自我表達和市場之間,這是編劇以及其它方式的製作者都躲避不了的問題。

但是,到了和綠燈會成員見面拉投資的這時候,郝傑語出驚人,說他們要選擇退出賽事。

作者:六六

但是,郝傑站在那兒,完全開沒法口。有觀眾們即使陳凱歌的簽名照而被吸引回來時,他卻告訴我們無法拿,最後觀眾們走了。

但是,對於首輪投了他的陳凱歌而言,聽見這種的決定,儘管剋制得較好,但似乎是很不開心的。可能將有痛心疾首,也有怒其不爭。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開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