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下丨張子楓從“國民妹妹”到“我的姐姐”

 

(七月)

電影封閉式開頭讓觀眾們“不痛快”

4月2日,由“國民姐姐”張子楓執導的男性題材文藝片《我的姐姐》開畫了。到7日上午,公映6天的《我的姐姐》電影票房已近5億,讓之後不被看好的清明檔也爆發了一回。本片豆瓣打分為7.3,友情引發的感情共鳴和劇中對重男輕女社會現像的抨擊,是其高電影票房的三大利器,但影片開頭兄妹宿命何去何從?此種沒有定論的封閉式結局卻引起了爭論。

去年是張子楓的爆發之年,除了《唐探3》和整部《我的姐姐》外,接下來公映的影片裡,她參演的還有《再见,少年》《秘密访客》《中国医生》《夏至未来》。“國民姐姐”發力了。

友情故事情節更讓人共情的“妹妹”該不該養6歲哥哥?

從故事情節鋪墊上看,即使重男輕女,妹妹受到了很多委屈,為的是幫雙親獲得生二胎的資格,在童年時被迫裝殘疾人;在雙親的車上,家庭合照上只有哥哥和雙親的合影;努力學習想考上海的醫科學院去學臨床醫學,結果卻被雙親悄悄地改了中考志願,上了本地學院保健專業,讓她早點大學畢業養家;媽媽未曾打過哥哥,還為他學做紅燒肉,而她只吃過“筍炒肉絲”(捱打)……那些小細節暗示了她和原生家庭的關係。這種的大背景下,24歲的安然一邊當醫生一邊努力學習,她最大的目標就是考研成功,與女朋友到上海唸書生活。因而,對於哥哥的扶養難題,妹妹面臨艱困選擇。姐姐很自然地要求安然承擔起父親的職責,負責管理撫育哥哥長大。但安然不敢這種,她更希望能找個家庭領養哥哥。

電影表面講的是兄妹情深,背後發掘的卻是一個族群對原生家庭的相同理解,全劇親情的機殼裡藏著尖銳,對重男輕女、原生家庭、男性心智獨立等敏感的社會議題進行了大膽的探索,讓我們在熱淚盈眶時還多了一份份沉甸甸的思索。

飾演安然的張子楓,第二次獨挑大樑,出任名符其實的第一男主角,更是全劇的心靈人物。拍整部電影時,張子楓還反感20歲,但唱功拿捏得無比精確。安然那個配角,自小獨立勇敢,相對成熟,又遭受變故,情緒複雜如麻:氣憤、酸楚、不甘、難過、倔強、勇敢……而年長的張子楓,卻能把那些都駕馭得恰到好處。她高興笑起來時,你也能跟她一同歡樂;她難過卻忍著不哭時,你也能感受到那份心酸;她傷心落淚時,你也會忍不住流淚………張子楓的詮釋極為傳神,贏得了很多讚譽,網民們驚呼:00後首家影帝預定了!

如互聯網流行語所言,“你要悄悄地拔尖,接著驚豔所有人”。去年,能說是張子楓的爆發之年,除了新年檔的《唐人街探案3》和整部《我的姐姐》外,接下來她參演的影片還有青春校園影片《再见,少年》、抗疫題材醫療保健片《中国医生》、驚悚影片《秘密访客》和青春校園影片《夏至未来》。

電影一開場,就把妹妹安然放在一個友情困局,雙親不幸因車禍雙亡,妹妹要千萬別扶養年齡相差18歲的哥哥?

《我的姐姐》原先名字叫《踢皮球》,那個名字與影片本身更為匹配——一場車禍奪走了妹妹安然的父母,也把一個6歲的哥哥送至了她的面前。哥哥討厭打籃球,他徐徐把球踢過來,只好一場殘暴的“踢皮球”該遊戲擺到了24歲的妹妹安然面前……影片在直面對立的同時,展現出人間的親情,使觀眾們的內心深處被這種溫暖的力量充盈著。

《我的姐姐》有一點很高明,就是設置了“姨媽”那個配角與安然來做鏡像對比,試圖用兩代“妹妹”來解決這一難題。姨媽是一個最合乎傳統價值觀念期盼的妹妹形像:她考進了西大俄語系,卻為的是讀中專的哥哥而休學打零工;18歲去白俄羅斯做生意,為照料生娃的弟媳(安然的爸爸),剛到白俄羅斯又只能調頭回來。做為上一代“妹妹”的姨媽收起他們對未來的全數期盼,把他們的人生限制在對家庭和哥哥的無私奉獻裡。

能說,影片的進程很細膩,展現出了姐弟倆從陌生到熟識的友情培育過程,懂事的哥哥努力牽絆住妹妹抗爭和逃出的步伐成了觀眾們的淚點。觀眾們的心就這么在來回拉扯著,哥哥何去何從成了全劇最大的疑問。

那個“封閉式結局”似乎無法令所有觀眾們滿意,爭論在網上愈演愈烈。有許多觀眾們指出,這種的“封閉式”讓結局很多含糊,讓人“不痛快”,也有觀眾們指出這是妹妹向現實生活讓步,故事情節極為真實。

《我的姐姐》與新年檔的《你好,李焕英》很像“姐妹”,它們都選上了友情、男性那個主題,直接打中觀眾們的內心深處。《你好,李焕英》講爸爸,許多好友在觀看影片的這時候,找出了他們父親的影子,造成了強烈的共鳴。《我的姐姐》在重男輕女的語境下講妹妹,基本原理和《你好,李焕英》相近。

《我的姐姐》揭開了不少社會和家庭話題,許多政治學家也重新加入探討。而那個封閉式開頭被政治學家李銀河形容為“精妙一筆”,即使現實生活中沒有所謂“完美選擇”,人生之路也難以進行置身事外的“證實”,《我的姐姐》講訴的便是變遷中的世情與繁瑣的人心。

西寧晚報·娛樂雜誌·星空下

《我的姐姐》由男性導演主演,男性編劇執筆。觀影過程中,堅信許多人都在想這種的家庭難題導演該怎樣收尾才不落於俗套——讓妹妹放棄將要實現的理想而收養哥哥,對妹妹的人生而言過分凶殘;而讓妹妹去上海,留下懵懂年幼的哥哥,那個結局對哥哥也很凶殘。最終,雖然為哥哥找出了收養家庭,但妹妹並沒有直觀地毅然決然離開,而是給出了一個封閉式開頭。

過去的張子楓多是小角色,而今年她以全省藝考第二名的戰績考進北影,站在20歲的人生結點上,張子楓急需轉型,她要褪去青澀,從“妹妹”成長為“姐姐”。據悉,拍《我的姐姐》時她剛中考完結,有好久沒拍片了,積攢了許多的感情熱量,整部電影是她情緒的一次發洩,她拍得很爽。為的是拍好整部電影,她剪去了短髮,特地自學了雲南官話,還獻唱了主題歌《举镜子的女孩》。

張子楓,2001年8月出生於安陽市三門峽市,2009年,8歲的張子楓憑大災難感情片《唐山大地震》裡楚楚可憐的“小方登”一角而大放異彩,這個從廢墟中爬出來,回身一望的攝影機成了經典,並贏得第31屆大眾影片百花獎最佳新人獎,成為百花獎開辦至2010年時年齡最小的得獎者。過去10年間她演了很多高分電視劇——《小别离》裡的“方朵兒”,《快把我哥带走》裡的“國民姐姐”秒秒等,她也用系列影片《唐人街探案》中的“血腥一笑”成就了他們的演出“名場面”。

除此之外,有觀眾們指出哥哥的刻畫過分理想化。一個在雙親疼愛中長大的6歲小女孩,能擅於察言觀色、捕捉情緒,甚至還能在正確的時機,講出打動孩童的對白,句句精確到位,讓人無法信服,更像導演編劇強行“喂”給配角的。

首先,是張子楓擁有女演員的那種意志感,讓觀眾們堅信安然那個人物並非虛構的,而是真實存有的,張子楓就是安然本人。其二,張子楓擁有一種演戲的立體感。全劇她有許多場哭戲,通常女演員很難演得用力過猛,前兩場哭戲就把熱量釋放完,前面觀眾們就看厭倦了。而張子楓的哭戲是逐級遞進的,從前期眼中有淚光的倔強,到後期和姨媽閒聊時裝作勇敢,到眼淚決堤滑落到飯菜裡,接著到她在天台上含淚吟誦曲目以及去雙親墳墓前的哭訴,還有最後簽字時藉由淚光對哥哥的深情凝望。可以說這么多哭戲,每一場都表演了相同的內容,藉由那些哭戲我們能看見她豐沛的感情以及對情緒強大的掌控力。

從《我的姐姐》公映效果上看,張子楓有足夠多的能力支撐起一部“大女主”影片,且呈現出決不強於影帝級成熟男演員的演出整體實力。影評人界已發生極其統一的評價:張子楓“相距她拿他們的第二個影帝,不遠了”。

對此,導演殷若昕澄清則表示,妹妹安然是一個強者,她不可能將像姨媽那般走老路。編劇遊曉穎則指出,“告訴男性必須怎么做,是不公正的。我們一直特別強調支持,而並非支配,設置封閉式的結局是因為更想讓大家看見妹妹經歷的一切,至於結局每一人會有他們的答案”。確實,影片怎么處理,都難以滿足所有觀眾們。

張子楓開啟了她的霸屏模式。

從演出上而言,這部電影就是她一個人的演出秀,是名符其實的00後小戲骨。

該片的對白也是戳心至極。妹妹要走,哥哥求妹妹留下,安然冷冷地說:“可我的人生並非只有你一個人啊!”哥哥提問:“妹妹,我只有你了!”兄妹簡短的話語,瞬間讓人淚目。還有姨媽那句:“一個自小不在雙親身旁長大的男孩子,當她被捉弄的這時候,她打得贏要打,她打不贏也要打。”“我是妹妹,從出生那兩天就是。”這幾句話充滿著了氣憤,像一把尖刀扎進人心底,又毫不留情攪了一下。

唱功獲贊一個人的演出秀 相距她拿影帝不遠了

飾演“哥哥”的小演員金遙源,在拍《我的姐姐》時只有五歲半,這也是他參演的首部影片長片。

除此之外,劇中飾演哥哥的女演員金遙源雖是第二次唱歌,也充份展現出了他當演員的天分。出演兒時安然的則是《隐秘的角落》中出演普普的王聖迪,她同樣是天分很高的演員。出演姨媽的朱媛媛,前不久剛在《送你一朵小红花》中飾演父親,重大貢獻了上佳唱功,讓人落淚。在《我的姐姐》中,又以很強的震撼力,詮釋了姨媽那個配角,將她的掙扎和正直,都演繹得淋漓盡致。可以說,《我的姐姐》能“出圈”,除了靠題材,就靠演員的出色表現了。

◆ ◆ ◆ ◆ ◆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唐山大地震 舉鏡子的女孩 唐人街探案3 踢皮球 快把我哥帶走 夏至未來 隱祕的角落 唐人街探案 你好,李煥英 我的姐姐 唐探3 再見,少年 中國醫生 送你一朵小紅花 祕密訪客 小別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