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披著文藝的外衣,文件系統是情愛與殺戮,血腥

 

能說,連小云為的是姜紫成付出了一切,可她換來了什么,姜紫成在看見林慧後,他就把小云給徹底地拋在了腦後。

總算,警方與領導發生了,警方在保持著混亂的順序,而一個領導樣子的女人則站在了最高處。

真相慢慢在張家棟面前展開,儘管他被警方逮捕,可卻抵擋沒法他要替母親順利完成願望的決心,在他的步步緊逼下,林慧總算受沒法,她決定向警方投案自首。

他儘管與林慧交好,可他的心卻一直在外邊,而林慧則是當年的校花,她生得美豔人又很開放,她與姜紫成早就生米煮成了熟飯。

情慾、金錢、立法權、慾望,讓這五個男女瘋狂、扭曲、變態,二十八年前,林慧與姜紫成是兩對情人,自己儘管很重歸於好,卻沒能最終走到一同。

為什么他要死追著這樁案件不放呢?即使他的母親,他的母親當年也是一位警員,由於一同案件楊父碰到了車禍,而車禍讓他成了一個無法言語的痴呆人。

一部好片能夠直擊人心,最不可觸摸的部位,讓你深思讓你回味更讓你造成敬畏,討厭最後的片頭曲,說什么此情不渝,說什么再見,那都是一場該遊戲一場夢!

自己時不時地幽會,這讓唐奕傑的心底更為地變態了,可在自身利益上他又離不開姜紫成,儘管,他恨得牙癢癢,卻也一時半會拿姜紫成無可奈何。

可姜紫成卻根本不拿她當回事,沒有辦法她偷走了姜紫成與林慧的兒子小諾,這下可把姜紫成給惹怒了,他對連小云放了狠話。

這五個人就這種心懷鬼胎地生活在了一同,而姜紫成不愧是行走於黑白兩道的好手,很快,他就在故鄉就關上了態勢。

自己奔跑著,最後聚集在一同,與準備徵地的隊伍交戰著,推搡、拳頭、木棍,最終自己纏鬥在了一同。

女人帶著一副斯文的眼鏡,看著很有領導的派頭,他拿起大喇叭就開始了義正言詞的發言,原來,他就是分管該處的新區領導。

之後,她被唐奕傑送去了精神病院,沒有想到,沒多久,姜紫成就回去了,而這時的他儼然是一副企業家的派頭。

可姜紫成為了不讓連小云的身分曝露,他合謀了上上下下,結果,把一心想揭開連小云喪生之謎的楊父,給撞成了傷殘。

那個事實讓她既開心又傷心,開心的是生母有錢有話語權,可傷心的是她的身分永遠也無法被揭開,慢慢地她長大了,她愈來愈瞧不起唐欒傑,她想徹底地返回他。

即使,姜紫成是一個不安於現狀的女人,他一心只想掙大錢,一心只想著出人頭地與做人上人。

她向警方說明了是他們殺掉唐奕傑的事實,可在刑事案件的開頭,張家棟卻發現了一件更加殘暴的現實生活。

混亂的時間、搖晃的攝影機、無頭緒的剪接形式,讓人看後很是壓抑,可做為第五代的編劇,婁燁感情的發洩一向是直接與任性的。

該事件在各式各樣錯亂的時間剪輯裡,被一一地拼湊了出來,原來,這是一場五個人跨越25年的畸形緋聞。

自小,她就看著唐奕傑在家庭暴力著林慧,她是既懼怕又想逃避,在她二年級的這時候,她總算曉得了他們的身世,曉得了姜紫成才是他們生母的事實。

十多年以前,自己是學院的老師,與林慧都有著密不可分的取得聯繫,為的是進一步瞭解唐奕傑的死因,張家棟約來了林慧,居然,他卻被林慧帶回了一家,將要被徵地的臥室裡。

在一個硬碟裡,張家棟發現了林慧並並非槍殺唐奕傑的嫌犯,而真正的嫌犯是小諾時,他放下了三個人之間的情感,將小諾繩之以法。

忽然,男人的手在地上摸到了一個異物,定眼一看,二人大驚失色,連鞋子都顧不上穿戴整齊,就一前一後不知所措地跑出了樹林。

為的是拿回證據,姜紫成讓林慧甩開連小云,可在車上連小云看著林慧越想越氣,她與林慧爭奪戰著踏板,她想來個同歸於盡。

唐奕傑的妻子叫林慧(宋佳),是個風情萬種的男人,看見丈夫慘死,林慧哭得很是悲恫,可從她的表情裡,張家棟還是窺見了一絲異乎尋常的端倪。

之後,他用金錢打通了一個又一個白色的環節,而他的紫金民營企業,也做得是紅紅火火,可能將是為的是林慧吧,在姜紫成的幫助下,唐奕傑也在官場上飛黃騰達了起來。

影片,起了個較好聽的文藝名字,讓人不由得想到了那首耳熟能詳的歌,望著劇名心思很多恍然,為什麼婁燁開始拍文藝片了?

他一方面愛著林慧,另一方面又恨著姜紫成,兩種情緒在煎熬著他,總算,惡的一方佔了上風,他開始了對林慧的家庭暴力。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公映於2019年,他算是婁燁影片的一種另類嘗試了,對於該片許多的人都進行了吐槽,指出該片大失水平。

最後,林慧精神疾病發作,她在精神疾病院自殺未遂,而姜紫成與小諾都獲得了法律條文嚴苛的行政處罰,還有這些與姜紫成合謀的高官們,自己也獲得了嚴懲,整部棕色陰暗的片子,總算在很多混亂的剪接中完結了。

他的表現形式儘管很多另類,卻很能抓住現代人的眼球,他擅長於表現人性的慾望,揭發這些欲蓋彌彰下的醜陋與骯髒,他的攝影機大膽,充滿著情愛。

而唐奕傑,明曉得林慧與姜紫成交量好,可他還是義無反顧地接掌了,之後,林慧與姜紫成的兒子小諾(馬思純)出生,可在小孩出生後,唐奕傑的心態出現了強烈的變化。

林下出現了什么?完全沒有交待,緊接著兩輛白色的小車,駛入了現代人的視線,攝影機在一處棕色的衛星城裡展開。

原來,致唐奕傑喪生的另有其人,她就是林慧的兒子小諾,那個小諾看似溫柔調皮,可實際上,她的心底也是扭曲與變態的。

而張家棟為的是替母親找到當年的真相,他決定從唐欒傑的案件入手,無論如何也要查出母親當年被撞的其原因。

領導樣子的女人沒有辦法,他只得去釘子戶那兒化解實際的問題,在昏暗的燈光下,他返回助理獨自一人一個人去了頂樓。

原來,姜紫成在外邊發了大財,本次,他返回故鄉,一是想光宗耀祖,二則想在故鄉好好地再撈上一筆。

對於此新區他很熟識,即使,他就是從這兒走出去的小孩,可他如果卻沒有引發上面廣大群眾的共鳴,兩方儘管暫停了明面上的槍戰,可暗下里的對決並沒有終止。

結尾的迷霧、林下的男女、為自身利益槍戰的人群、畸形的緋聞、變態的母子,遺體、殺戮、情愛被渲染得觸目驚心。

奔著編劇婁燁的名號而去,居然裡頭的女演員是大咖雲集,不光唱功高超精湛,但是個個都能讓人眼前一亮。

心底有虧欠的林慧沒有辦法,她只能接受著唐奕傑的一次次暴力行為毒打,在一次比一次嚴重的危害中,林慧居然發生了精神分裂的病症。

之後,在城中村出現槍戰的這天早上,她經過一番的喬裝打扮後,一個人悄悄地尾隨著唐奕傑,總算被她逮著了機會,在外牆上,她毫不猶豫地就將唐奕傑推下了樓。

原來,十多年以前,張家棟的母親就是為的是連小云的刑事案件,而激怒了姜紫成,結果,他負傷早早地退了休。

衛星城非常大摩天大樓鱗次櫛比,它們一幢挨著一幢,兩個小學生在操場上踢著足球,生活看似普通平靜,可隨即離婚的兩個小孩,用他們的步伐把觀眾們,帶進進一片混亂的城中村。

可在林慧身懷有孕的這時候,姜紫成為了他們的前途,他離開了她,沒有辦法,林慧只有找了唐奕傑那個接盤俠,誰叫唐奕傑一直在瘋狂地追求她呢?

最後,心如死灰的連小云決定返回姜紫成,可在返回之後,她偷走了姜紫成與高官們合謀的證據。

迷離的光影、曖昧的蠟燭、搖晃的攝影機、曝露的激情戲等等,看他的經典作品有種酣暢漓淋的快感,同時又有種直擊靈魂的悲痛。

棕色的夜空,棕色的江堤,棕色的樹林,林下有兩對激情澎湃的男女,自己在霧色迷離的樹林裡,做著成人的該遊戲。

有了錢的他,自然是說話硬氣,一句話他就叫唐奕傑把林慧給接了回去,在精神病院大門口,他與林慧久別重逢,自己毫無顧忌地在唐奕傑的面前擁抱著。

桃色該事件與警方的懷疑,讓張家棟不得不離開了那座衛星城返回澳門,在那兒,他並沒有放棄對於唐奕傑喪生的調查。

小諾如果讓唐欒傑徹底地崩盤了,他對小諾放下狠話,說她的養父母都是殺人嫌犯,連小云就是被自己所殺。

之後,自己五個人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大宅住著、名包背著、飯店開著,五個人看著關係要好,裡裡外外都是妥妥的成功人士。

它用慾望、立法權、金錢,將一個個的心靈誘使,人性的惡在黑暗裡被無窮地放大著,即使黑,而且明目張膽,可黑是抵擋不住木星的,一旦有了光,它們就會無處躲藏。

在爭搶的過程中,林慧將一把剪刀塞入了連小云的胸膛,就這種,連小云死在了林慧的手裡。

亂、很亂,場面曾一度失控,現代人的喊叫聲、挖掘機的轟鳴聲,還有這些或明或暗的光柱在亂射著。

可他們心底曉得,他們的關係是多么的複雜與骯髒,在曉得了小諾是自己的親生骨肉後,姜紫成開始了與林慧的舊情復燃。

看見林慧與姜紫成在一同,連小云的心也在滴血,而唐奕傑如果則像一把刀子,它深深地紮在連小云的心上,她想找姜紫成好好談一下。

她愛姜紫成,為的是姜紫成她能放下一切,為的是姜紫成的事業,心疼的連小云事實上早就成了,姜紫成交換自身利益的籌碼。

在那間陰暗的新房子裡,林慧用色誘使著張家棟,居然,自己的行為被人偷窺,一時間張家棟的桃色新聞,被傳得是沸沸揚揚。

可轉眼之間,他的身影就不見了,我愛你他時,他已經成了一個屈死的冤鬼,他的遺體在樓上被人找出,遠處掉落讓他立刻就斃了命。

那是一片陳舊而破落的地方,寬闊的平房外邊,全是徵地及砸毀的磚瓦,剛才的幸福與平淡,被兩個手持木棍的年長小夥子給打破了。

這時的林慧開著一間大酒樓,與當地著名的富商姜紫成(秦昊)往來緊密,而姜紫成則與唐奕傑有著熟稔的關係。

唐奕傑是氣在臉上,恨在心生,之後,四個人一同乘著車離開了,而駕駛車輛的則是另一個男人,男人叫連阿雲(陳妍希),這時她的身分是姜紫成的男人。

緊接著,他的工作就再也難以展開了,之後,他更被人栽贓嫁禍,在他與唐奕傑助理接觸的這時候,助理則莫名遇害,而他成了惟一在現場的人。

可這時的唐欒傑,卻不敢讓她返回,即使,十多年的撫育已經讓他對小諾有了情感,可小諾卻給他說,她早就曉得了他並非他們的親生母親。

女人叫唐奕傑(張頌文)是建局的祕書長,一個手握重權的實力派,他的死惹來了一個年長警員張家棟(井柏然)的注意,為的是查清楚唐奕傑的死因,張家棟找了被害者的丈夫。

而為的是報復姜紫成,唐奕傑決定拿連小云下手,他嘲諷連小云的身分,取笑她在姜紫成那兒什么都並非,最後,愛姜紫成比不上一切的連小云心底崩盤了。

原來,二十多年前的連小云是一位坐檯小姐,她生得美豔異常,在一個偶然的機會里,她碰到了姜紫成,之後,二個人就投入了愛河。

他還威脅小諾要將林慧是殺人嫌犯的身分曝出,他如果讓小諾起了殺心,她決定親手了結了,那個讓她既恨又怕的女人。

而結尾的那兩對戀人,自己看見的就是連小云,那已經被焚燬得面目全非的遺體,按理說遺體被人發現,那連小云的身分,很快就會被證實才是。

最後,帶著幾分疑惑與幾分憧憬來到了電影,居然,該片竟然是一部帶著驚悚美感的犯罪行為片。

為的是幫林慧脫罪,姜紫成先用火焚燬了連小云的遺體,之後,他又與唐奕傑將連小云的遺體捨棄到了河邊。

該片儘管有許多負面的評價,可個人看後卻很是震撼與敬佩,即使,在光明之下永遠都有那么幾塊黑暗的地方,它藏在木星反射不到的地方。

唐奕傑的仕途很順利,這讓他真正感受到了立法權所帶來的快感,而他的自身利益已經與姜紫成密不可分了,自己最終成了一條藤上的螞蚱。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風中有朵雨做的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