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對方的不主動,就是最好的婉拒

 

而後來經過一連串宮鬥故事情節,陛下的一句“宛宛類卿”更是讓甄嬛徹底心灰意冷,即使中後期從甘露寺再度回宮、重獲盛寵,但她是帶有“復仇”目的地藉助君主,之後與陛下的每一次共處都讓她“無比噁心”,雖是面和心善、舉案齊眉,但表情裡終究失掉了從前的那份熾熱和真摯,內心深處對陛下也只剩恨意。

而志明吃著最愛的肉醬意麵對春嬌說,“我兒時就很討厭吃超市的肉醬意粉,那時候許多人都問我,你為什么那么討厭吃?它嗎是有點鹹,肉也不多,我討厭她是因為…討厭,就是討厭,我覺得她好,她什么都好”。

借用培根的一句話,“即使這世上有條基本法則,那就是真愛總會獲得報償,要么獲得被戀者的回戀,要么獲得一種深藏於心的不屑”。

揭穿對方的“不主動”,就可以在真愛中把握主動

而所有這些被他們安慰成“個性使然”的“不主動”、“不澄清”——終究只是“婉拒”的潛臺詞而已。

是啊,年少任性的錯失摯愛,又豈是其它“良緣”所能替代的?歲月裡狹路相逢,再多的孤傲和驕矜又怎樣掩蓋得了心內的念念不忘?愛一個人,就是會“不由自主”地主動靠近、情難自已地主動給與。

而且,我們縱然要愛,要愛得熱烈,也要保留一份清醒和理性。情人之後先愛己,誰的愛都不能低成本易得之物,自然要留給值得之人,千萬別傻傻為的是一個“錯的人”粉碎自我;

孩童的世界裡常常沒有武俠短篇小說短篇小說中那般敢愛敢恨、快意恩仇的瀟灑不羈,即使不愛,婉拒也是不動聲色、悄無聲息的。

有人說,“愛一個人是藏不住的,即便捂住耳朵,還是會從雙眼裡流露出來”,我想起影片《灵魂摆渡·黄泉》中三七對著長生說,“你若多來一時,我便多歡喜一時”時的一顰一笑,極好地演繹了那句話。

《春娇与志明》系列影片中,春嬌和志明的愛情故事讓無數人心生共鳴而敬佩,也讓無數人為這兜兜轉轉、變幻莫測的緣分唏噓萬分。

真愛裡“不主動”、“不澄清”的潛臺詞

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對於一個人在真愛面前“不主動、不澄清、不負責管理”的“三不”行為,做為旁觀者我們很難就能判斷那個人“愛”的真誠程度有幾何學;

而且,倘愛上了一個對你不主動、對你的主動亦不作澄清的人,最好的作法是看清楚他背後的婉拒、轉身返回。

真正的愛,是心底眼中掩藏不住的歡喜

《后宫·甄嬛传》中,甄嬛入宮前期,縱無法如待字閨中時所盼望的那般“願得一人心”,但面對疼愛他們的陛下無疑是深愛的,每每見了陛下心底總是無窮歡喜的,眼中滿是光芒,和陛下的對話亦是俏皮調皮。

相反,若他沒有半點主動靠近、興高采烈給與的行動,憑你什麼樣風情萬種、溫柔繾綣地向他明裡暗裡地試探,他都會無動於衷,即使他的內心深處已經作出了選擇。

可這種的愛不但不理性,但是是“過分”的。且不論眼前那個讓你甘願拋棄一切的人愛不愛你,即使他深愛你,也難保不能被這份過於濃郁炙熱的愛所嚇退;更何況他“無所作為”的立場早已說明了一切。

02)、他若對你有意,自是會以同樣的深情和愛慕來澄清你,或深或淺,甚至不用等你表露心跡便已是“按捺不住”。

豆瓣高分電視劇《请回答1988》中有這種一句對白,“所謂愛一個人,並非充裕了想要給與,而是懇切地必須給與”,所謂愛一個人,第二反應一定並非矜持和自律,這些唯唯諾諾的被動之態、不作澄清終究但是婉拒而已。

而面對婉拒,孩童都懂得“及時止損”,而並非身陷其中,即使我們都懂得,所有無法擁有之物,皆屬於天主;而真正屬於自己的真愛,不用強求,在最合適的時機自會降臨。

真愛中亦是如此,當你對一個人百般示好和表露心意,而他卻“紋絲不動”,只是在沉默中“不澄清”、亦“不主動”,那么你就不用再質問他與否愛他們,即使他早已“謝絕”了你。

兩人離婚之後的一次重聚,春嬌假裝漫不經心地玩著溫泉裡的水,卻不無深情和心酸地道出,儘管他們拼命地徹底擺脫張志明,卻終究活成了另一個“張志明”;

01)、記得曾看見過這種一句話,當你向某人證實一件事的這時候,他只是沉默不語,那么就請千萬別再質問下去,即使他已經給出答案了。

何況,惟有能自愛、自處的專業人才能在真愛中佔有優勢地位,對著一個“不主動”、“不澄清”的人甘願低到微粒裡,只會讓他們愈來愈被動,錯失真正的“良人”,並非嗎?

而且,面前那個人愛不愛他們,只但他們是心知肚明的,任何自我安慰的說辭終究騙但他們的心。即使愛一個人,那份愛藏不住;而不愛一個人,那份不愛無論如何也裝作不成愛。

而對於這些身陷“情網”之中的人,愛讓自己喪失理性而“鬼迷心竅”,一心只想寧可為愛飛蛾撲火、粉身碎骨,只覺“愛就是不問值不值得”。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春嬌與志明 請回答1988 靈魂擺渡·黃泉 後宮·甄嬛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