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還要拍《黑客帝国4》?裡維斯說為真愛

 

“情形變了,市場低迷,我堅信你能理解我們尊敬的子公司派拉蒙兄妹影業決定為四部曲拍電影版的其原因。”這是《黑客帝国4》開場第19兩分鐘,尼奧與老勁敵布朗的對話。借主創人員的口吐槽出品方派拉蒙的梗有許多,比如說“並非我們想拍,是派拉蒙逼著我們拍的,的話就中止合約”,“第二部要講啥?”、“是不是我們那些原始團隊,都要拍。”既然有那些“牢騷”,那到底為什么還要拍?編劇拉娜·沃卓斯基站在她的態度解釋了創作經營理念,最主要的是她一直都指出此次重啟正逢其時。

凱瑞-安·莫斯、拉娜·沃卓斯基與基努·裡維斯在親密攀談

5。在維也納攝製《黑客帝国4》時,基努·裡維斯參演的新影片《比尔和泰德寻歌记》公映,他在影片院包場,請片場的全體女演員和值班人員看影片。

4。《黑客帝国》系列中許多槍戰場景中大量融入了中國功夫元素,這已經成為該系列的一大民族特色。特效動作指導邁克·德爾比奧此次將許多中國武術的表現形式運用在了《黑客帝国4》動作編排裡,令動作更為行雲流水,當宏偉的槍戰場景漸漸縮放在單人較量攝影機時,武打動作就不再只是僵硬地、程式化地表現,而是既急速又流暢。

南方週末資深記者 周慧曉婉

拉娜·沃卓斯基在

拉娜·沃卓斯基指出,她的表演藝術創作靈感起源於感情,即便他們會理性地思索問題,但那些思索也是由感情所主導的:“我會有想要向自己傾吐心聲的慾望,這對我的職業生涯造成的負面影響愈來愈顯著,比如說影片《云图》(2012)是我在表演藝術上的一次真正突破,電視劇《超感猎杀》則是我創作的最具回憶錄性質的經典作品,那是真正的我。我曾想把那些經典作品的感覺帶回《黑客帝国》四部曲裡,讓它們擁有真正幸福的真愛、人類文明的努力奮鬥思想,還有我們心靈的象徵意義。但是我希望時隔多年後,我能帶著更加成熟的想法,融入《黑客帝国》系列,這也是我重回《黑客帝国》的其原因之一。”

《黑客帝国4》海報

為什么還要拍《黑客帝国4》?

怎樣吸引基努·裡維斯迴歸?

電影史經典《黑客帝国》系列最新作《黑客帝国:矩阵重启》(後縮寫《黑客帝国4》)由前兩部編劇拉娜·沃卓斯基執導,主演基努·裡維斯和凱瑞-安·莫斯聯手迴歸,繼續飾演尼奧和崔妮蒂,本片於1月14日在內地公映。該系列前兩部中,尼奧曾被從行列式中挽救出來,併成為全人類的救世主,而在這一部中,他將不得不重操舊業,再度為未來作出選擇。

《黑客帝国4》片花,尼奧嘗試鏡中橫越

《黑客帝国4》片花,尼奧與崔妮蒂聯手迴歸並肩作戰

6。影片中理查德·瓊斯和他的同事們經常出現在一個名為“模擬拿鐵”(Simulatte)的咖啡廳,那個咖啡廳是由一間名為Joe and the Juice飲料店重新裝修佈景而來,它的店面標誌就是拉娜·沃卓斯基親自設計的。

基努·裡維斯迴歸《黑客帝国4》,來自於一封信拉娜·沃卓斯基的電子郵件,信中只有直觀一句話:“最近怎么樣?我在想……”當時裡維斯的反應是——“什么?!”這封信促成了裡維斯與沃卓斯基的一次溝通交流,拉娜·沃卓斯基將許多上週經歷分享給裡維斯,並談及了使得她創作新一集《黑客帝国》故事情節的其原因,裡維斯回憶說,“她問我對此有何感想,我只想說太棒了,特別能與她再戰略合作一部《黑客帝国》,何樂而不為呢?我們已經戰略合作了《黑客帝国》四部曲,她此次也有了很多新的想法,比如說她向一直戰略合作的攝影編劇詹姆斯·塔爾自學了很多借助光線的科學知識,而且,在前兩部的攝製中,她經常在閉路電視後,而現在她會更多站在攝影機旁邊。做為一位影片製作人,她的轉變是不凡的,我們現在看見的不但是音樂家對光線充滿著興趣,也看見了她想要更靠近攝像機,想要和攝像機真正地相得益彰的轉變,這是我以前從未見過的。你曉得嗎?在現場我們會有一種相同以往的即興創作,過去我們習慣於計劃、彩排、再攝製,現在則是準備、開始,我們在實踐中自學。”

資深編輯 黃嘉齡 校對 李立軍

《黑客帝国4》花絮

裡維斯說,除了配角的個性不幸之外,打動他迴歸的不利因素還有尼奧與崔妮蒂的真愛故事:“我指出他們倆之間有一種精妙的融合,他們在價值觀和能力上非常優勢互補,當我和凱瑞-安一同拍片時,感覺有種東西遠遠超過了我自己,那是一種龐大的運動感,感覺就像我們就是尼奧和崔妮蒂一樣。只不過那些年我和凱瑞-安一直有取得聯繫,她是個尤其好的人。記得初次戰略合作時她還沒有成婚生子,那時候我們習慣中午打招呼,互道“中午好”,接著一同彎曲、熱身賽和體能訓練,她會播出許多音樂創作,給人一種輕鬆閒適的感覺。我們互相支持,趴在一同聊聊人生,我很珍視和她一同分享生活的時光。現如今再看見她時她變化很大,但內心深處始終如一,如果去看一看她是怎樣表達自己的內心深處,去見見她的孩子們、她的妻子、她超酷的家庭就能對她略有了解。有兩場崔妮蒂和理查德喝咖啡的戲,對我們而言太有感觸了,我須要和她一同詮釋尼奧和崔妮蒂的真愛,這都讓我們非常敬佩。”

2。本片由Red Rangers攝像機和新型Komodo攝像機進行,但攝製其中一個特效攝影機時,由於一臺攝像機相距燃燒的汽車太近,導致機翼熔融,好在記憶卡被成功救出,就可以挽回這段“火爆”的鏡頭。

而此次“喚起”,在戲外則來源於拉娜·沃卓斯基的真實經歷。也可以說,是她為的是紀念逝世的雙親而又開始了“復活”。“當我和姐姐珍妮·沃卓斯基順利完成電視劇《超感猎杀》(2015年)的攝製後,我們都覺得自己再度擁有了一次創作上的顛峰體驗。這之後,珍妮不太想繼續拍戲了,我們決定停止在影片方面的創作。直至後來雙親患病了,我和情人返回波士頓和雙親一同住,照料他們,並陪他們走完了心靈最後的幾個月。有天早上我醒過來,忽然陷於雙親逝世的非常大悲憤裡,我的神經系統開始構思一個能夠撫慰人心的故事情節。這之後的一個早上,三個已經死去的配角——尼奧和崔妮蒂,在我的睡夢中復活了,我醒過來後馬上將那個想法付諸行動,走下樓,開始編寫那個託夢而來的故事情節。”

除了他們的迴歸,拉娜·沃卓斯基也指出這是裡維斯再度出演尼奧的最佳時期:“假如他年齡太大就難以完成那些動作打戲,倘若他太年長,也不能有那么多的沉澱和共鳴。當他講出許多對白,比如說‘我覺得我心靈中所做的一切都不關鍵’,這些都是我們當下在糾結和思索的問題。當你步入了人生的下一個階段就會開始思索什么是真實,什么事情會讓他們顯得很好。”

1。橫越舊金山市的白天飆車戲,片場封閉了12個街區來順利完成攝製。

裡維斯記得,早在攝製首部《黑客帝国》(1999年)的這時候,沃卓斯基姊妹就談及了關於第兩部的創作。她們敘述了許多構想的臺詞,整個《黑客帝国》的故事情節脈絡就已經在她們腦海中成形。“做為一位女演員,我的配角在《黑客帝国》前兩部經典作品中獲得了較好的展現出,尼奧相連接真實世界和行列式世界,保持人類文明世界和電腦世界的均衡,他在兩側周旋只為尋求和平。”

《黑客帝国4》攝製現場

3。《黑客帝国4》中,裡維斯和凱瑞-安·莫斯從洛杉磯阿諾德馬路上一處43層、172.2米高的大廈一躍而下,拉娜·沃卓斯基之所以選擇這座建築物,是因為當黎明的木星點亮它時,外牆會與海景、金門大橋和衛星城天際線構造出絕美的鏡頭。

從2003年公映《黑客帝国3:矩阵革命》迄今,在這18年中,一直爆出關於那個系列重啟的消息,也一直在吊著電影歌迷的胃口。《黑客帝国3》的開頭中,救世主尼奧和“母體行列式”bug布朗同歸於盡,預示著電腦和人類文明的內戰完結,保持了表面和平。而在《黑客帝国4》中,人機之間的短暫和平又迎來了新一次的革命,渾身插滿管子的尼奧被重新喚起。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黑客帝國3:矩陣革命 比爾和泰德尋歌記 黑客帝國4 黑客帝國3 黑客帝國:矩陣重啟 超感獵殺 黑客帝國 雲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