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萬投資《唐探3》投資回報超100%?新年檔提早上演金融創新騙局

 

但是,天上會掉餡餅?且不談電影收益權產品銷售市場混亂,單就聯合出品方是不是立法權產品銷售影片收益權,就是非常大漏洞。

第二財經新聞本報記者13日從萬達影視製作瞭解到,前述《唐探3》收益權轉讓的信息是虛假的,配售者需以正規渠道公佈的信息為準,“上週,我們已收到各地公安部門調查市場需求,已提供更多了有關資料與信息”。

影視製作工程項目收益權轉讓,並並非一個新鮮的概念。

依照合約,若投資人配售20多萬元,配售份額為0.02%,《唐探3》電影票房若達至40億元,投資回報率為160%,這種3到6個月後,本報記者的投資收益大約在30多萬元;若投資40多萬元,份額為0.04%,投資收益在64多萬元;若膽大些,投資200多萬元,而電影票房達至50億元,則投資回報率為200%,淨投資利率為100%。

第二財經新聞本報記者領到的本片收益權轉讓協定明晰表明,購得標的為工程項目收益權,不同於國債投資,無固定投資回報。配售者享受影片的發售總收入,不排除電影衍生產品收入和許可收入,但主要還是來自電影票房收入。

小馬說,《唐探3》投資效率為10億元,總共轉讓15%的份額給大眾投資人,影片公映前,配售者都能參予。

2018年12月,萬達影視製作曾發表聲明,則表示有犯罪分子盜用《唐探3》著作權/出品方名義對外融資,做為《唐探3》著作權實際持有方,萬達影視製作鄭重回應未曾許可第三方對《唐探3》工程項目融資,並特別強調任何第三方都不具備該工程項目對外導入投資的立法權,將保留對盜用著作權方名義或藉助該工程項目公佈虛假信息的主體追責法律責任的基本權利。

兵家必爭的影片新年檔臨近,一場沒有硝煙的資本內戰正在悄然進行。

“假如是債權行為,著作權收益權是能在交易平臺轉讓,但若是私底下兜售,或因涉嫌非法集資。”中央財經學院人文經濟發展研究所主任魏鵬舉指出,配售者需小心謹慎。現階段,各地均成立有正規的人文產權證券交易所,經過備案證實和核驗程序、轉讓鑑證,能充份保障各方的投資合規。

小馬則表示,《你好,李焕英》電影票房投資收益演算法與《唐探3》一樣,若本報記者配售三份如果,電影票房達至20億元,一年左右,配售者會有近40多萬元的投資收益。

禽流感之年,這種的高投資回報率無疑誘惑很大,但任何投資都會存有信用風險,就本報記者提出“若因客觀原因影片難以公映”的疑問,小馬給出的解決方案是“新年若公映沒法,最壞結果,無非是暑期檔公映,投資人總是要掙錢的,自己比誰都心急,那么大子公司不能挖坑給小投資人”。

2020年9月,北京公安部門破獲深市首起通過虛增影視作品製作效率、誇大市場預期電影票房投資收益,套取投資者投資款的特大合約詐騙案,涉案4500多萬元。

2011年,曾有投資整整8000多萬元的古裝劇動作驚悚巨片企圖通過某金融資產證券交易所進行收益權配售、轉讓,為影片募集資金,但隨著收藏品拆賣發生問題,本片產品銷售並無下文。2015年,《叶问3》也曾轉賣“收益權”,最終引起快鹿騙局。

其核心還是投資收益權轉讓,也就是將基礎金融資產的未來投資收益通過在合法的中介交易平臺上公佈轉讓出去,金融資產所有方通過轉讓這部分未來投資收益來達至快速融資和經濟發展的目地,受讓方則通過投資贏得基礎金融資產的投資收益,而知識產權證券化的管理制度構築,現階段還在探索階段。正因如此,很多人藉助外界對這一投資收益權的認識不清,渾水摸魚。

禽流感之下,相同新聞媒體網絡平臺並沒有鋪天蓋地宣傳那些電影。第二財經新聞本報記者瞭解到,受禽流感負面影響,在宣發成本增加的情況下,許多電影以“收益權投資配售模式”,悄無聲息地在顧客間傳播。用一間聯合出品方如果說,此舉主要是在國家經濟政策容許下不斷擴大資金金融創新渠道,同時做到電影“群蜂”效應、未公映先火的觀影效果,讓出部份合法權益份額,就可以有更多資金投入下一個工程項目運作,減低資金壓力。

若依照那個邏輯,小馬是不能向本報記者做《你好,李焕英》的收益權轉讓,對此,小馬的解釋為,這就像好友之間幫忙與戰略合作,而收益權轉讓成功如果,只是會贏得極少的酬金,相等於電影的許多宣發成本。

“還有兩週左右就要暫停份額配售了。”11日,自稱為是《唐人街探案3》聯合出品方、宣發方的諮詢高級顧問小馬副經理向潛在的“配售者”第二財經新聞本報記者則表示。

言外之意,本報記者必須緊緊抓住新年檔兩部電影的公映機會,賺快錢。

警方指出,該案中,包某等人以非法佔有為目地,在簽定、履行合同過程中,套取對方被告錢財的行為,因涉嫌合同詐騙犯罪行為。

《唐探》系列影片自面世以來電影票房上佳,2015年第一部的總電影票房達8.24億元,2018年的《唐探2》電影票房少於了33.7億元,在內地影片電影票房總榜單上位列第六。

國家廣播廣電總局門戶網站顯示,《唐探3》以萬達影視製作傳媒股份有限子公司、中國電影股權股份有限子公司和上海壹同傳奇影視製作文化股份有限子公司為主要出品方。上海壹同由女演員陳思成控制。除此四家主投方,還有20數家聯合出品方,小馬所屬子公司確實為聯合出品方。

此內容為第二財經新聞原創,著作權歸第二財經新聞所有。未經第二財經新聞口頭許可,嚴禁以任何形式加以採用,包含轉載、摘編、複製或創建鏡像。第二財經新聞保留追責侵權者法律責任的基本權利。 如需贏得許可請取得聯繫第二財經新聞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相距牛年新年還有不到三個月,《唐人街探案3》、《刺杀小说家》、《你好,李焕英》等數部電影定檔2021年大年初一,被業內視作最大票倉的新年檔企圖“牛”轉乾坤。以近年來六七十億元的電影票房市場為參考,倍受期盼的《唐人街探案3》與《你好,李焕英》或成為最大贏家,三部電影各自的電影票房預測均在20億元以下。

第二財經新聞電視廣告戰略合作, 請點擊這兒

是騙局還是潛規則?

投資回報率動輒100%以下

這是一種幸福的願景,還是金融創新圈套?

《你好,李焕英》的收益權轉讓相似,只是投資效率為3.8億元,配售一份為7.6多萬元,但乙方為這家子公司,並並非《你好,李焕英》的聯合出品方。

小馬還舉了之後產品銷售電影收益權的投資成功案例。他向本報記者則表示,他們已工作了五年,上週的《我和我的家乡》、《送你一朵小红花》等電影收益權轉讓,他都曾做過。“有個用戶很多遲疑,結果《送你一朵小红花》電影票房非常好,現在很生氣。”

假如是影片的聯合出品方就一定靠譜嗎?“聯合出品方身分也很複雜,有資金注入的,也有合作方,也要看其與主控方合約內容是什么,與否有委託協定。”一名電影編劇對第二財經新聞本報記者解釋,即使兩方有協定,聯合出品方轉賣收益權也會發生問題。

“禽流感時期,宣發成本非常有限,收益權轉讓在某種意義上也是對電影的宣傳。整體上,我們的總收入也不能太高,基本工資加所謂的宣發總收入。”小馬說。

經警方調查,2018年9月,犯罪行為嫌犯包某等人為謀取非法自身利益,在北京成立某影視製作子公司,與某影片出品方達成協定,約定包某子公司出資買下某影片18%份額的電影票房投資收益權和署名權。但兩方明晰約定,包某子公司嚴禁私自轉讓所持份額或用作融資,不然將不再享有該影片的電影票房投資收益權。但犯罪行為嫌犯包某等人違背約定,通過鉅額返傭的形式招募投資者。招募過程中,以其與出品方簽定的協定為掩護,混為一談“著作權”與“電影票房投資收益權”的概念,虛增影片製作效率、誇大電影票房市場預期投資收益,從而吸引投資者投資出售所謂“投資收益份額”。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你好,李煥英 刺殺小說家 唐探 送你一朵小紅花 唐人街探案3 唐探3 唐探2 我和我的家鄉 葉問3